鐘南山:解決中國兒童安全用藥問題的四大建議

來源:360健康 時間:2016-09-14
【導 讀】前言:據統計數據,我國每年約有7000例兒童死于用藥錯誤。此外,14周歲以下的兒童中,每年約有3萬名兒童因用藥不當致聾。

“我呼吁全社會動員起來,為了下一代的健康,為了未來一代,為了實現中國夢,大家共同都來關心孩子的安全用藥,預防孩子因為用藥產生的嚴重的副作用。” 中國工程院院士、著名呼吸病學專家鐘南山在首屆兒童安全用藥傳播與發展大會召開前如此說到。

鐘南山:解決中國兒童安全用藥問題的四大建議

9月13日,由國家衛計委宣教中心主辦、葵花藥業協辦的的首屆兒童安全用藥傳播與發展大會(后文簡稱大會)在北京舉行。據悉,大會得到了國家衛計委醫政醫管局、婦幼司、藥政司、中國健康教育中心、醫管中心;CFDA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葵花藥業集團等國家相關部委,醫療、科研機構以及兒童藥物研發生產企業的支持與參與,推動解決兒童安全用藥問題。

鐘南山:解決中國兒童安全用藥問題的四大建議

兒童用藥安全問題,由此成為全社會關注的焦點。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張伯禮通過大會說,“這個會議提醒社會各個方面,包括政府,也包括藥企,更包括藥物的研究單位、使用單位,還有廣大的醫務人員,都要重視兒科用藥的研究。”

在大會召開之前,由小葵花聯合中央電視臺共同推出的兒童安全用藥公益片——《5歲聾兒的無聲訴說》引發了巨大反響。公益片上線網絡后,刷屏數日,不到一個星期,播放量已經突破了1億人次。《人民日報》專門為此發表了一篇《兒童要用“兒童藥”》的評論。

該公益片中,5歲女孩付浠諾用手語無聲訴說自己因用藥不當致聾的故事。而在中國,類似的事件遠非個案。根據中國聾兒康復研究中心統計,我國現有14周歲以下的兒童中,每年約有3萬名兒童因用藥不當而陷入無聲的世界。

實際上,據鐘南山介紹,這類事件,以現在的科技發展水平,許多原本是可以提前規避的。“在程京院士的領導下,我們國家在十幾個省市開展了關于致聾基因普查。檢查了16903000多的媽媽,結果發現攜帶可能藥物致聾的基因的比例是2.5‰。”考慮到母系遺傳,這個比例是極高的。但只要提前篩查,有意識規避服用耳毒性藥物,類似事件發生概率將大大降低。
除因藥致聾之外,國家衛生計生委中國人口宣傳中心主任姚宏文在大會上介紹說,“據統計我國兒童又要不良反應率為12.5%,為成人的2倍,新生兒高達24.4%,為成人的4倍。”根據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牽頭編寫的《2016年兒童用藥安全調查報告白皮書》,在兒童群體中,藥物中毒占所有中毒就診兒童的比例從2012年的53%上升到2014年的73%。
據鐘南山院士總結,兒童安全用藥的主要問題包括以下三個方面。

一是不恰當的用藥。比如,“孩子感冒、發燒這種情況常見,但是80%都是由于病毒引起的,實際上并不需要用抗生素,但是現在呢,抗生素濫用非常嚴重。這會造成孩子的生長問題、消化吸收的問題、肝臟的問題,會出現一些后遺癥。”

第二個是用藥致殘。“這種情況在孩子身上更加嚴重,包括有肝臟的病,腎臟的病,神經系統的病,比較嚴重、最突出的是用藥致聾。我國每年大概有30000兒童是因藥物致聾的。這是一個非常大的數據,這也是我們由于孩子安全用藥不當造成的悲劇。”

第三個就是誤服。“有一個資料,2013年,北京市兒童醫院,一共是369個藥物中毒的病人,其中超過50%都是兒童誤服一些成人藥物。所以誤服了藥物會引起很大的問題。個別的例子,還出現過,高錳酸鉀看著顏色挺好看的,喝了引起急性的胃腸壞死。這些情況都是觸目驚心的。”
《白皮書》指出,長期以來,兒童的獨特生理特點常常被忽視,這一群體往往被視為“縮小版的成人”,“用藥基本靠掰,劑量基本靠猜”,長期與成人混用藥物。
孩子的特點不像成人,“兒童用藥,有它自己的特點”,不是成人的縮小版。“比如說孩子的皮膚比較薄、比較嫩,甚至以酒精涂抹退燒,用得太多的話,也會造成灼傷。孩子的腎臟功能不太好,用一些常規的藥呢,有時候會造成血漿的藥物濃度過高,特別是孩子的血腦屏障,并不太健全,有時候用一些關于鎮靜的藥呢,會引起孩子的昏迷等。”鐘南山院士舉例說。
為了解決兒童用藥的困境,據不完全統計,從2014年5月至今年6月,由國家級監督管理部門發布的與兒童用藥直接相關的各類文件多達13項。政策密度前所未有。
除政策落地之外,就兒童安全用藥問題的解決。鐘南山院士也提出四點建議:

首先要加強兒科醫生的培養。從去年14萬兒科醫生的普查來看,平均年兒童醫生的缺失率達到9%,那么研究生的缺失率更高。這個現象是很危險的。兒童安全用藥,首先需要有合格的兒科醫生。

第二個是研究問題。生產藥物的相關部門要重視對兒科藥物的研究。我們國家藥監及有關部門,對兒科的藥物應該給予優先,同時也應該制定合理的價格,使兒童藥物生產廠家有積極性。

第三個是公眾教育。兒童的安全用藥絕不單純是藥物本身、開藥的、或者是吃藥的,很重要的是兒童的家庭,家長要有兒童安全用藥意識。

最后是前沿科技的運用。現在我們科技發展已經到了一定程度,有一些已經可以普及化了。比如普查致聾基因等。許多因藥致殘悲劇,我們是可以提前預防的。

根據數據,在目前我國現有的約3500多個藥物制劑品種中,兒童藥物劑型占比不足2%。之所以藥物短缺問題如此嚴重,是因為“兒童藥研發和生產,投入大,風險高,利潤薄,所以很多研發機構和生產企業不愿意冒這個險”人大代表、葵花藥業董事局主席關彥斌在大會上發言稱。“葵花藥業愿意承擔這個社會責任,以生產安全有效的兒童藥為己任。愿意繼續聯合社會各界在推動中國的兒童藥研發和生產上貢獻我們自己的力量。”

兒童安全用藥問題,“不僅限于衛生行政的管理者、限于醫生、接受治療的(孩子)的家人也要涉及,社會公眾也要涉及。安全用藥是涉及到全社會的。” 鐘南山院士呼吁動員全社會一起行動,改變現狀。

該文由360健康出品,未經允許拒絕任何形式的轉載,投稿/合作:[email protected]

  • 藥說
看了又看
猜你感興趣
回到頂部
捕鸟达人修改 重庆时时彩500本金稳赚 9cb彩计划下载 广东快乐时时 二人红中宝麻将规则 精准计划软件腾讯分分彩 单机游戏斗地主单机版 精准人工计划免费预测 吉祥棋牌下载 后二组选复式稳赢方法 打庄技巧视频